比亞外部落的有機特產【枇杷蓮蓬】


真是稀奇!
比亞外的有機枇杷居然長出一枝離水的小小山蓮蓬!
奇特的枇杷小蓮蓬
昨日和愛樂活熱血偶霸“89”、年輕漂亮的志工“CC”小姐和慧詰的「農村小愛」手工果醬玉女掌門“香菇”美眉,在猶浩長老栽植高達250棵枇杷的農園會合,見習枇杷理貨以及如何善用友善單位及消費者捐贈的二手紙袋與紙箱。

之中在猶浩長老親切的午餐招待後,我們一行人從教會的廣場搬師前往下面,我們來時原想問路,路過那家不鎖門也沒人應答的有趣農舍;當時就覺得這個部落的居民一定很團結互助,才能守望相助的不怕宵小賊偷光顧。

果不其然,當問及長老有些樹幹上的編號由來時,長老解釋道:「那是為孩子製作部落地圖,希望孩子藉此更了解自己居住所在的人文地理環境,並因此更親近自己的家園,而產生認同與水土記憶的觀感連結」;這由上而下、於長至幼,代代相傳的薪傳教育,或許就是比亞外部落可不關門,不鎖心的原因。所以,才會吸引外來人、事,和助力,產生如此謙和溫暖的「善」循環。
於是,比亞外的有機枇杷,無須出汙泥、不必蓮花開,就黃澄澄的結出一枝玲瓏小巧的奇異蓮蓬,等待著我們,出現在我們驚嘆的視線下,招展的宣示著這比亞外清新潔淨的水土滋養。
連著枝椏的枇杷也聯繫著消費經濟兩端的情感
當我們喧騰著猶浩長老巧具心思的咖啡小樹屋,和理貨工寮旁酸澀的屬葡萄。靜靜蟄伏套在牛皮色紙袋的小小蓮蓬,就已經悄悄伸出防禦的戒備,等著哪個「誰」為牠揭開纏緊的枇紙袋,親親的吻一口漲熱指尖的尖銳火吻,告知它的綻放後,無聲的插翅飛離。

其實,那小小的蓮蓬在無法即時翻譯的泰雅語意時,只能被按上一個很沒個性的怪名字,一種「小蜂子」的「蜂巢」……

當我們還來不及從漂亮CC在學者為枇杷摘剪分級,不慎剪傷指頭的過程回神,就聽特地前來蒐集品相較差卻非腐壞的枇杷淘汰品的「香菇」美眉,捂著開始紅腫的指尖尖叫了一聲…………不知所以的說,不知自己被甚麼刺了一下。
 
未見慌張的猶浩長老經驗豐富的,將「香菇」美眉正在忙和的枇杷紙袋從容撕開後,就見長老指著一枝像似蓮蓬的迷你小蜂窩,孤挺挺的從一粒新鮮熟成的黃色枇杷果實中,花般迎著;然後,在確定無大碍之後,熱血偶霸「89」,就開始回憶自己曾經為蜈蚣心跳加速的刺激經驗……

是啊。雖然我們生活在2018科技現代的文明時代,但就大自然而言,山水間依舊該是生命與生活相依共存之地。只是,我們蠻橫多佔了一些,再理所當然的多索要了一點。
即使只是洗手間,猶浩長老還是充分利用舊時農耕機具和生活傢俬
或許過度文明的都市讓我們因為太疏離這種生生不息的共依共存。但是,比亞外卻任性的保留了一部份應有的讓步,將這些原始居住於此的嬌客,視為收穫時的一位參訪停駐的訪客,見怪不怪的共處於屬於大家的這塊土地上。

囉囉嗦嗦的從社去營造的永續,到城鄉接軌的互助努力。比亞外其實只是許多在台灣某個角落默默付出的一方縮影。告訴我們,即使是為了糊口生存的家計,仍有像他們這樣的傻子,像是歸注納入大海的川江,從最初回到的應該的最終,不會終結的生生不息。

小小蜂子為了自保螫了我們這群城市和鄉下來的台灣俗,客氣的警戒我們自然原有的力量與萬物多元多樣的生物循環鏈接步驟。

「香菇」美眉細嫩紅腫的指尖看了教人憐惜。但,絕不是星災樂禍的旁觀風涼自說。
媽媽的手機中有側拍她口中傻瓜的89。
(泰雅語的傻瓜有時是稱許一個人的忠實憨厚。我外公就說我媽媽是傻瓜)
回程,70歲的媽媽問我「有人會買這種用二手紙袋的有機枇杷嗎?他們又沒有包裝常見的塑膠盒,運送過程怎麼保護這些應壓損的甜軟枇杷?」。

我只能說,他們希望能善「袋」土地,讓山上能減少一些原本就不存在的塑膠化學袋子。

然後媽媽說:「89是傻瓜」。我不置可否媽媽的觀察或評論。因為,這麼多年的一路波折,我很難反駁說媽媽他說的是錯的。

但是,錯的真的是……???
媽媽像是去遠足的小孩,手機好多逼迫阿花妹妹幫她拍攝的照片。
柪了一枝猶浩長老的枇杷,捨不得剝去外皮,只是粗略的抹了抹果皮就連皮咬入口中。有點果酸,我喜歡這樣清甜的酸味夾雜。因為看過父母種水蜜桃,我知道那些不甜砍頭的水果,最後是怎麼加速侵蝕我們移向的生命盡頭。

0